吴邪的老公

我跟你讲吴邪是我的。

【花邪】幼驯染终成一对

没什么好说的,八一七嘛,混更一下。
就是想知道开屏花酒太太的图他有没有授权!



“那个人跟你说什么了?”回家的路上解雨臣没忍住问了出来,虽然他可能知道内容是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让我让着他点,你也知道,我玩游戏比较厉害嘛哈哈哈。”吴邪没准备和解雨臣说实话,多年的朋友他不想说让解雨臣听到难听的话语。“对了,你妈是不是还没回来?”

“恩,还要过几天。”

解雨臣八岁那年他父亲意外身亡,他母亲硬是拒绝了扛下了家里的冷嘲热讽独自一人养大了解雨臣。

解雨臣上了高中之后他母亲觉得孩子到了可以自立的年龄,并且她的工作也有调动,就总是三不五时的出差。

好在解雨臣早早就学会了做饭,还有邻居吴邪家不时送来的吃食,饿不着他。

“今天我拉着你玩了那么久,晚上就别做饭了,来我家吃吧。”吴邪拉着解雨臣的胳膊不让他回去,解雨臣拗不过他,只好应了下来。

吴妈妈正在做饭,看到解雨臣也跟着进来不由得心中一喜,她很喜欢这个听话乖巧的孩子,学习好也不搞事情,不像吴邪,皮的很。

“雨臣来了啊,阿姨今天晚上多做点好吃的。”吴妈妈手下不停,带着笑意对解雨臣说。

吴邪看着一桌子的菜抱怨道:“妈你也太偏心了,这西湖醋鱼我都想好久了也不见你给我做,小花一来你就做给他吃,不公平。”

吴妈妈被他给气笑了,“什么时候你能像人家雨臣那么听话什么时候你也能有这个待遇。”

吴邪不说话了,只是小声的和解雨臣抱怨:“你看你待遇多好,我都嫉妒了。”

解雨臣看着吴邪嘟起来的脸,想笑又忍住了,他要是真的就这么笑出来吴邪指不定怎么闹他呢。

吴一穷晚上加班不回来吃饭,一大桌菜吃不完,吴妈妈把剩下的菜放进冰箱,出来看见吴邪一脸自在的躺在沙发上啃苹果,说:“偷什么懒呢,快去刷碗。”

这是吴家的规矩,吃饭最慢的刷碗。

吴邪不情愿的从沙发上爬起来,跨过解雨臣的大长腿往厨房走去。谁知他还没跨过去大长腿就收了起来,腿的主人也站起来同他一个方向走。

“唉?你干啥。”吴邪看他这动作有点懵。

“不是说刷碗么,走吧,一起。”

吴妈妈路过刚好听到了这句,接上了话头:“雨臣你别老惯着他,他都懒得没个正形了。真是的,都不知道谁才是大的那个了。”

“没关系的,我们一起做很快的,阿姨你去休息吧。”

吴邪已经钻进了厨房,听到他妈妈唠叨他就头疼,相比之下刷碗还是好差事。

解雨臣哄着吴妈妈去休息,然后也进了厨房。他没有立刻上去帮忙,而是站在门口看着吴邪撸着袖子挤洗碗液,弄出许多泡泡玩,甚至还哼起了不知名的小调。

春季不算暖的夕阳下,少年与少年显得格外美好。

我变秃了,也变强了。
现在,老子头发长出来了,还是那么帅,变得更强了。

吴邪:我又不是不会长了,过了好几年我还是个秃子我不要面子的啊??你们考虑一下我的想法啊,别天天秃子秃子的写了。

【花邪】幼驯染终成一对

1.
“唉,小花,今天我们去打电动吧。”老师刚出教室门吴邪就扭过来对解雨臣说。

解雨臣看着吴邪带着笑意的脸,手下收拾课本的动作顿了一顿,然后又恢复原来的频率。将所有需要带回家的东西装进书包后,解雨臣才说:“快点收拾,不是说要去打电动么。”

“哇小花你真好!我最爱你了!”

————————————————————
那个年代网吧还没有兴起,电玩城仍旧是娱乐的主要场所。

解雨臣平日是不怎么到这种地方来的,除非吴邪叫他。他和这种地方有点不搭配,他长的秀气,不像是会来这种地方的人,所以每次来都会有几个刺头来找他的麻烦。

但是吴邪和他不一样,吴邪就像是那种少年漫的男主角,和男生玩的很好,也有很多小姑娘递情书。电玩城的人和吴邪关系都不错,起初还在疑惑为什么吴邪回和解雨臣在一起玩,后来相处的多了也不会去问,当然,也不会去找解雨臣的麻烦了。

吴邪找了个赛车机器玩,解雨臣坐在他旁边看他。

啊,吴邪又长了颗青春痘。解雨臣虽然不玩,但他也不无聊,趁此机会可以好好看看吴邪。反正吴邪也不会注意到什么。

但是电玩城人那么多,吴邪没注意总有别人会看到。

“小花,走了。”吴邪从座椅上起来,拍拍解雨臣的胳膊。

解雨臣站起来准备和吴邪一起走,周围的人过来揽着吴邪的肩:“我有点话跟你说。”

“好啊,说吧。”

“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说吧。”

“小花你等我下啊,出去等也行…唉你别拉我,我自己会走。”

朋友带着吴邪到一个没什么人在的角落,低声说:“你那个朋友,他好像有点问题啊。”

“啊?他怎么了?你别是又想找他麻烦啊。”

“不是,我是说,你不觉得他总是在看你么?”

“哪儿有的事,我又不是什么大美女,人老看我也没什么意思啊。”

“唉,这事我也不好说,就跟你说一声你那朋友可能是个变态,你还是离他远点吧。”

“你这么说我可就不乐意了。我和小花从小一起长的,他是不是变态我还不清楚?你再这么说我可就翻脸了啊。”吴邪和解雨臣家离得近,邻居中也只有这两个孩子是差不多年龄的,关系自然好的不得了,听到有人说朋友坏话吴邪不当场翻脸就不错了。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赶紧走吧,你朋友还在等你呢。”说要拉着吴邪就往门外走。

解雨臣就在门口,看到吴邪出来立马迎了上去,“走吧,再晚家里人就该着急了。”

“走吧。”吴邪笑嘻嘻的扑到解雨臣身上,扭过头对朋友挥手,“我走了啊,再见。”

“再见。”朋友一脸复杂的看着没有太大表情波动的解雨臣,也对着吴邪挥手告别。

【all邪】我的老板特别萌③

囤个文而已。

3.
那小哥和老板上去有一阵子了,店里还是没人进来,我看着楼梯口心里痒痒,忍不住想上去看看他们俩在干什么。

既然店里没人,那我上去也是可以的吧。

这样自我催眠着,我向楼梯挪去。

“你干什么呢。”突然的声音吓得我差点来个平地摔。

“啊哈哈,王盟你回来了啊。”看到来人是王盟我就放心了,“来来来,我问你个事啊。”

或许是我的表情太猥琐,王盟一脸警惕,“什么事。”

“你看,刚刚不是有个面瘫小哥来了嘛,他和我们老板上去好一会儿了,他还说他是来找老婆的,他俩是不是那种关系啊。”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两手的大拇指对到一起。

“……他也就是想想,老板要真成他老婆了不乐意的人多了去了。”

唉咕,王盟脸色真黑,吓人。

“你们俩在这儿干嘛呢,不好好工作放心我扣你们工钱。”老板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我扭过头去一看,我天老板换衣服了,这这这是发生了什么少儿不宜的事么。

王盟蹿到位置上打开电脑,说:“嘿嘿,老板别气,我这就去工作。”

吴老板的脸色这才好起来,然后他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串钥匙递给站在他身侧的面瘫哥,“这是钥匙,你先回去吧。”

!!!我听到了什么!钥匙!回去!这是同居了么。我急忙看向旁边的王盟,希望从他嘴里听到点干货,然而当我看向他却发现他满脸愤怒,感觉一口牙都快要被咬碎了。

……我似乎知道了什么。

【all邪】吸血鬼④

囤个文而已。

10.
黑瞎子手里握着方向盘,硬生生将一辆破金杯开到了赛车的水准。吴邪看到这个速度有些自惭形愧,不过吴邪向来是个享乐主义,既然有免费的司机干嘛还要自己开,这么一想倒也心安理得。
黑瞎子把破金杯稳稳的停在帝都最后一家他们没去过的大型饭店——新月饭店的停车场的时候,门童对他们投以鄙夷的目光。那一刻,黑瞎子终于想起了自己那辆别摸我(BMW)就这么被这辆破金杯给替代了。
黑瞎子有些凌乱的坐在驾驶座上痛惜自己那辆别摸我,而吴邪却毫不在意(废话那又不是你的车)的下了车。看着黑瞎子还在那里神游,吴邪皱了皱眉,走到车门外敲了敲车窗。但黑瞎子好像是神游的太过于遥远,竟没有听到,更别说有什么反应了,这成功的勾起了吴邪的怒火。
吴邪绝不温柔甚至有些粗暴的拽开车门,将黑瞎子从座位上扯下来,并且压根儿没有一点要支撑黑瞎子的准备。
不出意料的黑瞎子的帅脸与大地麻麻做了个亲密接触,当然,吴邪没有忘记顺手把黑瞎子的墨镜摘下来。
黑瞎子不明不白的摔倒了地上,怒气冲冲的抬起头想要和吴邪理论。却在抬头那瞬间发现自己鼻梁上的墨镜已经不知去想。黑瞎子条件反射的抬起手捂住眼睛,可还是慢了一步。
“瞎子你的眼睛……”吴邪愣愣的,他刚刚看到了什么?一双墨绿色的眼睛?
“哼,你也害怕了吧,害怕了就滚,别在这儿恶心我!”黑瞎子恶狠狠的说,可语气里的苍凉惊到了吴邪。吴邪突然想起来这两天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黑瞎子都是带着墨镜的,而从刚刚他的话里可以听出他有多么厌恶自己那双眼睛。一个人究竟要受多少伤害才能连自己都厌恶?吴邪不知道,他只知道黑瞎子苦苦掩藏的秘密因为自己的恶作剧而被自己知道了,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把手中的墨镜给瞎子戴好。
“瞎子,我们,回家吧。”吴邪憋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话,然后把黑瞎子塞到副驾驶座上,自己一屁股坐到驾驶座上准备开车。
“……你不是还要吃饭么。”正当吴邪全心全意的和油门作斗争的时候,黑瞎子开了口。
“没事儿,我不饿。”啊哈哈哈,你不饿,那一大清早就嚷嚷着要吃满汉全席的人是谁啊摔!
“……谢谢。”良久,黑瞎子道了声意味不明的谢谢。
“没事儿。”闻言,吴邪扭过头对着黑瞎子爽朗一笑,就有扭过头去和油门作斗争了,“话说为什么这车开的这么慢啊!”
“……吴邪还是我来开吧。”
就这样,这辆破金杯又在门童鄙夷的目光下潇洒地离去。所以说这门童就是嫩,一般能把破车开出赛车水准的人都不会太穷,如果这门童能明白这道理的话就不会有后面的种种了。话说那样子的话剧(xiao)情(wu)不就不能进(cou)展(zi)了么!
于是吴邪和黑瞎子从此坠入爱河,过上了幸福美满的日子,本文就happy end了啊。
11.
但他们终究是没能顺利到家,走到半路的时候这辆破金杯的轮胎居然……飞出去了!
“靠!这什么破车,轮胎都能飞出去,小命都差点儿没了!”黑瞎子尽力稳下车,而后慌忙从车上下来跑到副驾驶把吴邪拽下来。
“……喔喔喔⊙ω⊙刚刚那是什么?感觉好爽好刺激!”吴邪缓过神来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着实令人无语。
“还爽呢,差点儿就死了你知道么!”黑瞎子对于吴邪的危机意识感到无奈,要不要这么低啊!
“恩?你开什么玩笑呢?我又不是人类,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死?”吴邪疑惑的看了黑瞎子一眼,自己有那么弱么?
黑瞎子却被这个反问噎住了,对啊,吴邪他只是来人类世界找对象的,自己也不过只是个过客,充其量算是帮他找对象的人,他们之间的差距还很大很远……
“喂,喂,瞎子!”吴邪看着黑瞎子在一旁发呆,而不远处有一群警【小无求眼熟】察叔叔向他们走来,周围的人也是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们。吴邪感到很疑惑,难不成是自己暴露了不成?也不像啊,只好询问黑瞎子。
“啊?怎么了?”
“你看他们要干嘛?”吴邪伸手指指警【小无求眼熟】察,这时已经走到他们身前了。
“哦,你别说话,我来应付。”话是这么说,黑瞎子已经准备把吴邪拉进去住几天了,进去了的话就暂时不会找对象了。
“你们涉嫌违法交通,破坏公物,惊扰居民,跟我们走一趟吧。”一位正气凛然的Police Uncle说。
吴邪本以为瞎子不会顺了他们的意,正准备看戏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黑瞎子老老实实的伸出了手任由他们带上手【SM】铐。看他那样,吴邪也伸出了手。
被押到警车上的时候,吴邪悄声对黑瞎子说:“瞎子你搞什么?别说你搞不定这几个人。”
听闻此言,黑瞎子扭过头对吴邪粲然一笑,说:“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怎么能和人民公仆作对呢?”
12.
吴邪瞪着自己手腕上锃亮的手铐,想要把它弄开却又不好显示自己的能力,只能苦哈哈的跟着警【蜀黍】察一同上了警车。

在车里,吴邪憋屈着长腿,不死心的扭动着手想要挣脱开来。旁边的黑瞎子看见了,轻飘飘的说:“别费劲了,这里的手铐可是很坚固的,根本挣脱不开。”

闻言,吴邪伸出腿照着黑瞎子狠狠地踹了一脚,“你究竟在搞什么鬼,我可不信你会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黑瞎子哂笑着也不答,艰难的揉着自己被踹到的地方。

吴邪看他这样也不再理他,自个儿坐在车里发呆。

到了警【局长好】察局,押送他们两个的警察推推搡搡的把他们两个拉下车。黑瞎子一脚踹翻了一个,恶狠狠的说:“你们干什么!不知道对待犯人要温柔么?啊?”

地上的小警【哥哥】察表示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说。谁见过温柔对待犯人的啊摔!

警局认识黑瞎子的人不多,但都是级别高的,这时候看到黑瞎子被弄进来了赶忙跑过来。

“这个,黑爷,都是手下人不懂事,我这就把你放了啊。”

“这可不行。”黑瞎子和副局长咬耳朵,“今儿我就在这儿了,你把我们俩弄一块,弄个七八天的就行。”

副局长也是个明白人,当场就明白了黑瞎子的意思。他板下脸对着手下说:“把这两个人关到一号监狱去,七天以后再放出来。”

手下人一脸懵逼,怎么?不是说好放了么?再说了还没审呢怎么就关了?

但手下只是手下,只能按领导说的办事,几个人拉着黑瞎子和吴邪就走了,远远看去倒像是搀扶着一般。

【all邪】吸血鬼③

囤个文而已。

7.
这是个吸血鬼吧,是个地地道道的吸血鬼吧,但是谁能来告诉他为什么这鬼要吃饭啊!还挑剔的要吃满汉全席,大哥你以为你是皇帝么!
黑瞎子很无语,为什么一大早起来就看到吴邪翘着二郎腿很臭屁地对他说饿了,然后就在他纠结上哪儿给吴邪整血的时候又冒出了句:“我要吃满汉全席,赶紧的!”你妹,完全超出了他的知识范围啊,吸血鬼不是应该吸血的吗,为毛有个不吸血的啊摔!
等等,昨天捡到吴邪的时候貌似是晴天也,吴邪貌似也不怕光也。啊,原来吴邪是另类啊,啊哈哈。哦凑,这种已经适应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啊摔!
“吴邪,原来你是另类啊!”从纠结状态中走出来的黑瞎子一脸同情的看着吴邪,另类的孩子一定会被欺负的吧。
“……我觉得你们对我们有些误解,我们其实不怕光的……也吃饭的……”本想揍胖黑瞎子的吴邪突然明白了黑瞎子这么问的原因,也就很善良的停止了内心一些血腥画面的播放,很善解人意的解释了一句。
“所以说,你不吸血喽?”
“呵呵,你是脑残无误!我是吸血鬼,顾名思义,自然是吸血的。”好吧,对于这种逗比没必要浪费力气揍胖,会侮辱智商。
“你不是说你们是吃饭的么?”逗比黑童鞋很有求根问底的品质。
吴邪头上不期然的冒出了个井字符,恶狠狠的瞪着黑瞎子,“你再不给我弄吃的我不介意让你看看我是否吸血!”然后咧嘴一笑,两颗尖尖的虎牙在灯光的照耀下寒气逼人。
在吴邪的威胁下,黑瞎子只好苦逼的去开车。嘤嘤嘤,麻麻我再也不乱捡东西【?】回家了!
8.
黑瞎子载着吴邪跑了无数家饭店,不管是五星级酒店还是特色小吃点都没能让吴邪满意。黑瞎子很无奈,却也只能接着找饭店。
许是因为开车时间长了,黑瞎子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一不小心就擦伤了旁边的一辆破金杯。
金杯车里下来一位长相很凶残的大叔,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成功的惹怒了黑瞎子。也是,黑瞎子本就不是喜欢迁就人的人,刚迁就了吴邪那么久,心里憋屈的很,这会儿有个糟老头自愿来做出气筒,黑瞎子自是不会留情的。
可黑瞎子还没开车门,吴邪就又一脚踹开了车门,黑瞎子顾不上其他,自顾自的趴在车上心疼自己的宝马。
看到车上的人踹门下来,金杯车车主愣了一下,看清吴邪的样子后脸一青,嘴里的话更加不入耳:“靠,长的好有什么用!有钱又怎么样,指不定还是出来卖的!哼,现在的牛郎可都长得一个比一个好看!”
“恩?”吴邪歪了歪头,这人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他根本听不懂?自己说的是汉语无误啊,但为什么不能理解这人的话呢?
吴邪这边是在状况外,可黑瞎子就不一样了,他可不是什么纯洁好宝宝,这话,他自然是听得懂的。
“喂,你,刚说了什么?”黑瞎子下车,冷冷的看着金杯车主。
“呃,没……没什么……”在黑瞎子开挂一般的气场下,金杯车主很窝囊的屈服了,窜到车上就准备开溜。
“等等,能把你的车……给我么。”
僵硬地转过头,金杯车主很惊悚的发现刚刚还在对面的吴邪此刻正坐在副驾驶座上,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然后,他看到了吴邪嘴里尖尖的牙,正发出丝丝的寒意。
“唔啊,你……你……你要就拿去!”连滚带爬的冲下车,金杯车主奔向一旁,“嘤嘤嘤,麻麻好口怕,有鬼啊!!!”引起了一群路人的注目。
9.
黑瞎子看着这意外的变故简直惊呆了——吴邪死皮赖脸的巴着那辆破金杯,任凭自己怎么拽都不下车。
“喂,吴邪你这到底是想干什么!你不是说你饿了么!”黑瞎子扶额,满脸牢骚的问无邪。
“我要自己开车!”出乎意料的,吴邪一脸坚定的说出了这句话,很成功的震掉了黑瞎子的墨镜。
“……你连车门都不会开还开什么车啊!”近乎咆哮的冲着吴邪吼完这句话,黑瞎子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吼的对象不是人。
“吴邪你下手轻点啊,不要打脸啊!”黑瞎子垂着头以一副【我已经准备好了,酷爱来揍胖我吧】的欠揍姿势等着吴邪的怒气,可等了老半天也不见动静,终于,黑瞎子忍不住抬起了头,然后他发现一个很惊悚的事实:那辆破金杯居然向前移了!!虽然是以龟速前进,但真的向前移了!!
黑瞎子跑到车门旁,一拉门就开了(果然吴邪不会锁门……)。黑瞎子钻进去坐到副驾驶座上,一脸惊恐的问吴邪:“你什么时候会开车的!”
闻言,吴邪扯开一抹高傲的笑,“小爷我天赋高,没什么能难倒我的!更何况只是个小破车。”
所以说你也知道这是破车啊,那你还抢,等等貌似我重点不对,“那你为什么两次都把我的车门踹开了!”
“呵呵,这个嘛……因为我感觉那样比较帅!”
“……”黑瞎子不知道有什么话好说,很罕见的沉默了下来。
“你不要你的车了么?”吴邪有点心虚,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不要了,我们还是去吃饭吧,你想吃什么就告诉我。”黑瞎子弱弱的回了句,他现在是真的要消化消化吴邪恐怖的学习能力了。
看到这个样子的黑瞎子,吴邪以为是自己害他丢了车,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静静的以龟速开着车。
等到黑瞎子消化完之后往窗外一看,发现自己与原来的地方不过相差了几十米,很无奈的对吴邪说:“吴邪,还是我来开吧,不然我觉得我们会被饿死的。”

【all邪】吸血鬼②

突然发现上次发的有问题(눈_눈)宛若智障的我。
囤个文而已。

4.
“吴邪,你准备怎么找这个...张起灵?中国将近14亿的人口,叫张起灵的姑娘一定特别多。”黑瞎子慢慢的抛出诱饵。
"嗯?为什么一定是中国呢?“吴邪偏着头问。
”废话,这明显的是个中文名好么?“
”哎,真是的,居然有这么多人。要是知道长相就好了,长相都不知道要怎么找啊?“吴邪懊恼地说。
”嘿嘿,不如我帮你找?“黑瞎子的诱饵变丰富了。
“嗯,这是个不错的提议。就这么办了,谢谢你啊。”吴邪说着就要闪身走人。
“等等啊,帅哥别走啊,你忍心抛下我一人相思成病么?”黑瞎子看吴邪不上钩,使出了绝技:抱腿撒娇。
“放手啊喂,你有毛病啊,我们不熟好咩?”吴邪翻着白眼对腿上的某黑色不明物说。
“你你你....."黑瞎子一脸遭到了晴天霹雳的表情”你居然说我和你不熟,嘤嘤嘤,我要画个圈圈...额...祝福你。“
黑瞎子看到吴邪的表情很自觉地把诅咒换成了祝福,然后一脸狗腿的说:”吴邪你看啊,你要是走了我也没法联系你,找到人了也没法告诉你。“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吴邪歪着头想了想。
”吴邪其实你可以住我家的。“黑瞎子及时抛出最大的诱饵。
”这,好吧,反正家里人知道我出来也不会太慌张的.....吧.....“吴邪说。
——————————————
”老二你有没有见吴邪?“吴一穷慌慌张张的问吴二白。
”怎么,吴邪不见了吗?会不会又掉到哪个坑里了?“吴二白淡定的说。
”老二这次是真的不见了,整个宫殿里的人都在找吴邪,哪里都没有见到。“
终于,吴二白不淡定了,嚯的一声站起来,理都不理他大哥,直接向自己屋子里走去。
吴一穷无奈只好紧跟其后 。
5.
吴二白站在一面镜子前,口中突出一段复杂的古老的咒语,霎时那镜子的镜面如水面般起了波纹。
“吾主,此次唤醒我可为何事?”镜子中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
“镜花,我要你帮我找到吴邪。”
话音落,镜面的波动就更剧烈。待波动完全停止时,吴二白的脸上有着少许的期待。
“吾主,吴邪已不再这个世上。”镜子中的声音缓缓道出了事实。
“怎么可能,吴邪绝对没有死,那么是去了人类世界?”吴二白不敢确定,轻生问镜子。
“是的,吴邪他应当是在人类世界。”
“可是吴邪他应当没有那个能力撕裂空间啊,就算是有这个能力,他又是为何去人类世界的?”
“吴邪没有,可他周围的人有,至于原因,应当是为了那个叫做张起灵的人吧。”
“是这样么,那一切就解释得通了”吴二白可是没忘刚才在路上见到的吴三省,就他对吴邪的宠爱,很可能帮吴邪撕裂空间,况且看他淡定的神情,一点也不像平时吴邪掉坑时的着急,那么,就真的是吴三省做的没错了。
念及此,吴二白双眼微眯,显示了他的愤怒:吴三省,若是吴邪出了什么事,我要你好看。
“吾主,还有别的事么?”镜子中传出的声音拉回了吴二白的思绪。
“没你什么事了,你继续休眠吧。”话毕,那镜子再无了声息,似只是一面镜子。
吴二白转身向门口走去,却见到吴一穷站在门口略微担忧的看着他:“小邪他,不会出什么事吧?”
6.
“……你放心吧,小邪他虽说刚成年,可能力已经不差了,在人类世界还是活得下去的。”
“可是小邪那么单纯,放他在人界我实在是不放心!”
吴一穷的话提醒了吴二白,他怎么就没想到吴邪还年轻,不喑世事,在人间那个黑暗的地方生存下去谈何容易!
“好,我这就去找吴邪,该死,老三这次怎么这么糊涂!”吴二白恨恨的说。
人界。
吴邪跟着黑瞎子坐上了一辆轿车,七扭八扭的停在了一别墅前。其实吴邪本想用飞的,可黑瞎子说吴邪如果飞的话会吓到别人,并且……吴邪不认识路,只得跟着黑瞎子一起坐着憋屈的汽车。
黑瞎子停车后率先下了车,站在一旁看吴邪和车门较劲——他刚才就发现吴邪不会开车门。
黑瞎子起初还看得津津有味,可不久后他就后悔了。因为吴邪开不开车门,他又站在一旁看笑话,恼羞成怒一脚把车门给踹开了,然后特潇洒的从车里走出来,站在一旁抱着臂冷眼看着黑瞎子趴在车上心疼自己的车。
“我说,你还进去不进去了?”吴邪没好气儿的问。
“进去,当然进去,这是我家,我不进去谁进去?”黑瞎子又用欠扁的声调说。所以说,变脸也是门手艺啊!
吴邪这才转身看这栋房子,房子以黑色为主色,没什么复杂的条纹,花园里长满了杂草,在郊外显得特别突兀。
黑瞎子自豪的问:“这房子怎么样?”
吴邪扭头对他说:“怎么这么小?而且黑瞎子你怎么这么懒,连花也不种?”
黑瞎子瞬间觉得自己捡这鬼回来是个错误,这哪是什么无家可归的娇弱美人,明明就是个挑剔的少爷!黑瞎子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做错了……

吴邪命里缺理想。
吴邪因为可爱所以我爱。
吴邪的单纯指数72。
吴邪的致命弱点是专一。
吴邪能活到82。
吴邪靠脑子吃饭。
吴邪有35%的可能出轨,
吴邪不花心。
吴邪是要开劳斯莱斯的人。
吴邪要上福布斯榜首。



不管吴邪怎样我都爱他。
请瓶邪党不要自动带入张起灵谢谢合作。

【all邪】吸血鬼①

始于14年4月19日,刚开始的渣文笔,不渣的只有后面一点儿而已,未完结。
囤个文而已。

1.
是日,正午时分,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却对一旁小巷中正发生的肮脏的事不闻不问。
“哼,你小子很拽嘛,不就张了张俊脸么、我们老大能看上你那是你的福分,你这家伙居然还不领情。”说话的是一黄毛,手上柃了根粗木棍,后面还跟了串彩虹。
对面站那人一身黑,还戴来了个黑墨镜,整就一黑乌鸦。
“哦?我的福分?那还真对不住了,爷我从不当下面那个,更别说你们老大那肥样,整就一发福了的猪。”恶毒的话语从线条优美的唇中吐出,竟一点也不让人觉得违和,配上那一抹邪笑,有种霸气至极的美。
“呸,不识好歹,兄弟们上。”
“嗯~这里有好玩的事呢~介意我也来参一脚吗~”蛊惑人心的声音从巷口传来,循声望去,巷口站了个人,穿一身白色紧身衣,披了个白色披风,戴了个白帽子,低垂着头。这装扮很难不让人以为他的披风会不会在下一秒变成披风。
“呃,这是……黑羽快斗?我说这位COSER,没看见我们正忙着呢么?还是说,你想帮这人?”
“唔,原来这个人物是黑羽快斗啊。你们人类真是脑子有病,居然去看《名侦探柯南》,一集死一个人,现在都700多集了,日本哪有那么多人去死啊?”那人仍旧没有抬头。却把话题带到了一边。
“就是就是,日本哪有那么多人啊。”“哪有平常百姓会想出那么精密的杀人手法啊?”“所以说,其实就是坐着的脑洞太大了啊。”“……”
一场群架就这么演变成了一场对日本动漫的声讨会,等到这群二货反应过来的时候,群架的主角和声讨会的策划人就这么……丢了。
2.
此时,城东的废墟中,站着一黑一白两个身影,从远处看就像是黑白无常.....
“其实那么些人我搞的定了,不用你帮忙的~不过你这么瘦弱的身体居然能一下子跑到城东,而且,你那句‘你们人类’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说啊,你倒是是谁,说!”黑无常原本搭在白无常肩膀上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枪,正对着白无常的后脑勺。
“嘛,你们人类就是热血啊。”白无常瞬间移动到了黑无常的身后。”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吾乃纯血种吸血鬼——吴邪“吴邪身上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小次郎的衣服,正一脸严肃的说着这句话.....
“噗哈哈哈哈.....抱歉.....那啥....等我笑完了啊.....”黑无常捶着墙狂笑,甚至还捂着肚子蹲到了地上.....
“我说,我是吸血鬼这事有那么好笑么?”一阵阴恻恻的风刮过,黑无常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扭头一看,吴邪正站在他身后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虽然看不见脸.....)
黑无常赶忙起身,做严肃状:“不,你是吸血鬼这事并不好笑,好笑的是你的装扮和语气。”黑无常很诚实的做出了回答。
“哦,你说这个啊,别管这么多了,你叫什么?不是有句话叫礼尚往来的吗?那么,你也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
“唔,我的名字啊,其实....我也不知道哎~”看着黑无常由一脸苦恼转变为一脸二缺,吴邪有一种将这人就地正法的冲动.....
“唔,开玩笑的了,别生气了嘛~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我叫什么,不过道上的人称我为黑瞎子。嗯,就是这样。“
”哦,好吧,黑瞎子,你好,我是吴邪.....“吴邪向黑瞎子伸出左手。
”这个我知道了,不过吴邪,你的衣服怎么总是挡住脸啊?你到底长什么样啊”黑瞎子当让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揩油机会,抓住吴邪的手就不放【唔,吸血鬼的皮肤就是嫩啊,好Q好软啊】
“那么我换一套正常的衣服好了。”吴邪淡淡地说。
“呃,肿么换?你不会要表演脱衣舞吧?再说了,这里没有你可以换的衣服啊。”黑瞎子一脸好奇。
“脱衣服?当然不用了,就这样都OK了”吴邪说着在空中划了个小四方形,小四方形瞬间变大,和吴邪等高。“唔,就这套吧。”四方形中是一身休闲装,格子衫,休闲裤,帆布鞋。吴邪从四方格中穿过,身上的衣服就已换成那样。
黑瞎子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这他娘的也可以啊.....”
“我这套装扮如何?”吴邪抬起脸,让黑瞎子明白了什么叫做怦然心动。
  微风吹过,吹动吴邪的衣角,宛若神人。
3.
“长的不错嘛。”黑瞎子由衷地感慨,他觉得自己都够好看了,没想到这人,噢不,这鬼比他还好看。
没想到吴邪一听到这话就不爽了:“我明明是男的,我这叫帅气,懂?”
“什么嘛,明明就是很漂亮啊。”黑瞎子小声的嘟囔着。
“你说什么?”吴邪带着温【可】柔【啪】的笑容问。
“不,没什么,真的没什么。话说吴邪你来这里干什么啊?”黑瞎子被笑得心虚,连忙转移话题。
“唔,这个啊,我是来找人的。”吴邪想了想,说。
“嗯?找人?吴邪你在这里有认识的人吗?”黑瞎子很疑惑。
”没有啊,不过我二叔让我来找一个叫张起灵的人,说他可能会是我以后的伴侣神马的,我就先来找找看喽。“
"噗,伴侣,可你不是吸血鬼吗?怎么会找人类做伴侣?”黑瞎子仍旧很疑惑。
“对啊,所以我觉得我二叔是脑子秀逗了才会这么说的。”吴邪这次毫不犹豫地说。
“不过吴邪你真的准备和那什么张起灵度过余生吗?"黑瞎子问吴邪。
”拜托,我的寿命是无穷尽的好咩?至于张起灵吗我看看再说吧,长得好的还可以接受,如果长得和刚才那黄毛一样的话,还是杀了比较好。你说对吧,瞎子?“吴邪偏过头对着瞎子笑得异常温暖。
而瞎子,一边沉浸在温暖的笑容中,一边拂着身上的鸡皮疙瘩想:长的好的都这么腹黑么!